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厂家

淘汰落后产能大限临近补偿机制成焦点.【新闻】

2022-08-04 来源:平顶山机械信息网

淘汰落后产能大限临近 补偿机制成焦点

三令五申过后,工信部终于针对如何快速淘汰落后产能问题,使出了的关停杀手锏。

继8月5日下达了今年18个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的目标任务后,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又于8月8日公布了涉及淘汰的具体企业名单,涉及2087家企业,并规定,这些企业的落后产能必须在两个月内(截至9月底)关闭。引人注目的是,包括中国铝业、玖龙纸业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及国有大型企业赫然在列。

然而,在被淘汰者眼里,国家将启用什么样的补偿机制,通过什么样的渠道解决人员安置问题、资产处置问题,以及谁来终接盘现有的资产和产能?目前看来一切尚属未知。

谁来负责赔偿?

光陕西省榆林市的府谷一个小县城,就有40家企业被工信部纳入了必须淘汰的限令名单之中,即便如我们预料的那样,能够在9月底之前将这些落后产能完全关停,可是,谁来为这些民营资本投入巨资兴建起来的生产线进行补偿,通过什么样的渠道和方式完成补偿,这恐怕不仅仅是县长、市长,乃至省长都在挠头的问题。榆林市政府一位参与落后产能淘汰工作的官员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询问时坦言,现在的民营老板非常聪明,国家要求关停,他们肯定会执行。问题是,老板们问我们,当初项目上马时,都经过了层层审批和验收,如今政府要求关闭,我们的投资谁来补偿?8月8日,2087家企业名单甫一公布,该官员就接到了无数就此质询的。

以进军全国百强县为目标的府谷,是陕西省能源化工产业非常集中的区域之一。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该县安排能源化工产业及配套项目多达66个,其中上半年已开工48个,完成投资61.9亿元。

一家在府谷颇具规模的煤化工老板,2010年就斥资数亿元上马了一套全新的生产线,令他措手不及的是,新生产线还没有建成,老生产线却又遭到了政府的狙击。在这家民企从事管理工作的高先生告诉:无论老线还是新线,都是政府同意建设的,如今要求关闭,我们正在与地方政府协商,要求给予固定投资总造价80%以上的经济补偿。高先生说,早在今年4月底,老板在山西省境内投资的一家中型电石厂就遭遇到了当地地方政府施行差别电价的限制,为此,集团内部经过多方论证,迄今已经规划好了1套装机容量为12.5万千瓦时的自备电厂,但现在看来,这些应对政府采用市场化调控手段而生的措施,已经遭遇到了突然死亡。

谁也没有想到,实施差别电价这一杀手锏之后,工信部还会明确要求限时关闭。

显然,之前的市场化调控手段没有能够刹住过剩产能的投资欲望,此番政府痛下杀手,希望从根本上解决过剩矛盾。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指出,政府如此作为,一定也考量到了后期可能引发更大范围的经济补偿问题和产能转移问题。据他估算,2087家被淘汰企业,终可能带来超过1000亿元以上的经济补偿费用问题。

事实上,自年初多部委重启淘汰落后产能事宜以来,如何解决经济补偿问题就一直相当棘手。内蒙古、山西等个别省份此前已经出台了补偿标准或办法,但这些标准都没有公开,具有很大的暗箱操作性。

另一方面,在钢铁等落后产能淘汰方面,工信部早在2009年就会同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土资源部等多部委开始协调制定落后产能淘汰细则的具体补偿标准,但从现有信息看,关字当头,无人谈钱。

不过,河北省一地方官员告诉,此次关停淘汰的分两类企业,有的企业如果是合法的,但因为产能不符合产业政策而面临拆除停产的,政府将给予一定补偿;另一种情况是这个关停的企业完全是非法的,在投产前没有任何审批手续,这种企业直接面临的是取缔,企业主还可能面临被罚款。

谁来接盘?

谁来接盘现有生产线上的工人安置问题?淘汰数量较小的地方政府压力不大,但像河北、河南、山西此类省份,未来如何安置上万名富裕劳动力?这会不会造成维稳的压力?

地方政府关心维稳了,但这次淘汰的多是民营企业,相对于国有企业来说,员工维稳压力要小一些。上述河北官员对表示。

长期关注淘汰落后产能事宜的私募基金经理金涛认为,比以上两点更值得关注的是土地问题。落后产能的设备非常好处置,大不了一卖了之,但土地是建设用地,无论地方政府,还是各类企业,都不会让这些值钱的资源闲置起来。简言之,终被淘汰掉的产能,仍然会被转移到更大的生产线,或者其他地方,再形成新的产能。金涛说。

2087家被淘汰企业名单,中国铝业赫然在列。该公司连城分公司(原兰州连城铝业)一套年产4万吨电解铝(100KA172台电解槽)的生产线被工信部明确要求两个月之后彻底淘汰。

像中国铝业如此巨无霸,我们认为淘汰4万吨产能对其业绩构成几乎不会带来任何影响,换个角度理解,这172台电解槽可能会被拿掉,但很难保证中国铝业不会在安置这些100KA电解槽的地方上马更大的电解槽项目。金涛由此认为中央部委与地方政府、地方利益与各类企业之间即将进入新的博弈周期。

种种迹象显示,无论经济补偿标准是否能让被淘汰者满意,为了解决谁来接盘被淘汰生产线上下来的劳力安置问题,设备、土地等剩余资产盘活问题,以及地方政府如何确保财政收入不滑坡等问题,工信部严厉淘汰落后产能的鼓点才刚刚敲响,而不是结束。

但在知名战略发展专家武建东看来,无论如何进行经济补偿,还是以后涉及到谁来接盘过剩产能等问题,很可能伴随国家或各级地方政府纷纷启动十二五规划的新一轮建设高潮,通过建设新的更大规模的产能,而将以上问题完全消化。

定做西服工厂

定做职业装

职业装定制厂

定做职业装厂

友情链接